1)第69章 第69 章_退潮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在温知予过去二十多年的记忆里,有没有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。

  她有一刻像回到很久以前。

  有个人和她说,回去好好学习,别来这玩。

  那个人很风轻云淡,那个人穿着白色衬衫,他站在教学楼栏杆边,风吹起他肆意的短发,总是那样光风霁月,他身边人很多,她永挤不进去。

  她也不想挤。

  那段感情,她愿意永远尘封。

  她怎么敢幻想和他有什么。

  她一直靠在他怀里,两个人静静贴着,直到后边有人问:“里边是不是有人啊?我要倒水啊。”

  声音一下令温知予有些清醒。

  她退出他怀抱,手腕却被抓住。

  她挣了一下,对上他有万千话想说的眼。

  她说:“不要了。”

  他说:“温知予。”

  她只是摇头:“不要了,顾谈隽。”

  她扭头出了盥洗室,跟外面的人对了个正着。迎上别人诧异的眼神,温知予头也不回地往位置上走。

  片刻,顾谈隽才出来。

  对面洗手间的门开了,庾乐音刚从里头出来,瞧见他还有点惊讶:“干嘛呢这是。”

  又看到温知予在过道里的背影,看看面前盥洗室的门,表情一下有点微妙。

  “你俩……”

  顾谈隽看着自己空落的手,心尖也像有什么往下掉,毫无止境。

  他眼神稍有些不甘心,晦涩,手无声紧了紧。

  “回去了。”他说。

  他也随着温知予之后回去,庾乐音哎了声,嘟囔:“这两人,奇奇怪怪。”

  时临刚去那头洗手间碰着庾乐音,实在懒得跟人争就跑远了点找。一回来就发现温知予人不见了,他屁股刚坐下她又回了。

  他说:“去哪了啊,洗手间现在可都有人呢啊。”

  温知予沉默地在他对面抱起包坐下,没回话。

  时临还要再问,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旁边走过,时临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是看错了,有点噤声。

  那边还有俩空座。顾谈隽坐回去的时候大家都休息了。他背对着温知予坐下,感受着空调冷气。

  他打开手机给温知予发了条信息。

  [到站了一起走吧,等等我,别先走了。]

  温知予手机屏幕亮了起来。

  她看了眼,没理。

  抬眼,跟时临对上视线。

  时临跟她打眼色半天了,有点审问的意思,也有点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她把顾谈隽那群人喊来没跟他讲,可一瞬间看到温知予有些苍白的嘴唇,看出她不舒服,他一下所有话都说不出口了。

  他在心里想,顾谈隽这人真是费得了折腾。

  他看不得温知予这么难受的样子。

  拆了瓶水递过去,说:“没事,到了咱就回去了。”

  后来无数次想起。

  温知予终于才懂了姚卉说的那种感觉。

  一段旅程,只求浪漫,不问结果。

  一趟列车上遇到的人都是云烟,都是只有那二十几小时里会交涉的。大家到站,大家各自下

  请收藏:https://m.gzcwo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